导航

导航

转诊医院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

治疗实例

临床试验挽救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患者的生命

化名:Tim先生  年龄:50   病症:白血病 就诊医院: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

2006年,我33岁的妻子Kirsten被诊断出患有III期直肠癌。她的癌症诊断完全出乎了我们的意料:她很年轻,从不抽烟,身体一直很健康。她接受了化疗和多次手术。谢天谢地,在优秀的医疗团队、亲爱的家人和贴心的朋友的关怀和照顾下,我们顺利地通过了治疗。

在我妻子接受了大约3个月治疗的时候,我决定去看医生,弄清楚我的下巴下面那个让我不得安宁的肿大淋巴结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我满心想着这肯定是莱姆病,所以起初我并没有太在意。但是考虑到我妻子正在接受癌症治疗,我觉得自己宁可事先谨慎有余,也不要到事后再追悔莫及。

我本来希望自己得的是莱姆病,但事与愿违,我被诊断出患有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我的疾病进展缓慢,可治疗但无法治愈。

 

11.jpg

                                                 白血病患者Tim和他的妻子Kirsten O’Neill

虽然我也被诊断出患有癌症,但我还可以继续工作,照顾Kirsten,陪她去接受各种治疗和检查。感谢上帝,Kirsten最终如愿恢复了健康。2008年,我的疾病出现了恶化,我不得不接受治疗。在接受了8轮化疗之后,我进入了缓解期。

然而,2011年,我的白血病复发了,我最终选择去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接受临床试验治疗。每个患者最想听自己的肿瘤医生对自己说“奇迹”这个词,而这正是我的肿瘤医生对我说的话。现在,我处于完全缓解期。

在治疗期间,我经常听到医生说一些和我有着相似诊断的病人的情况,他们可以去旅游,去航海,还可以经常做运动。听了这些病人的故事后,我心想“为什么没有我呢?”我决定,我要成为其中的一个故事,这样肿瘤医生就可以把我的故事讲给他治疗的下一位患者听。这就是我加入丹娜法伯马拉松挑战队、参加2014年波士顿马拉松比赛的原因。丹娜法伯马拉松挑战队要借此比赛为Claudia Adams Barr创新基础癌症研究项目筹集资金。陪我参加马拉松赛的还有我的妻子和我们的朋友Dan。“CELLmates”是我们为我们这个三人组起的名字。

6.jpg

                                                白血病患者Tim和他的妻子Kirsten O’Neill

为了感谢挽救我生命的丹娜法伯临床试验项目,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参加丹娜法伯马拉松挑战队,为癌症研究项目筹集资金。马拉松比赛还将为所有的病人及其家属带去希望和支持。并不是所有人的结局都是那么糟糕,有些患者身体康复得越来越好,平静地生活着。有趣的是,你听不到任何关于他们的消息,因为他们在用行动证明——他们已经越过了人生的重要分水岭,掸掸身上的尘土,继续向前。
       赴美就医,如何去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看病?

国内唯一获得美国官方认证的出国看病咨询与服务机构——北京盛诺一家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的首席医务官张博士介绍说,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成立于1947年,是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的癌症专科附属医院,美国联邦政府指定的综合性癌症治疗中心,在癌症基因定位治疗、癌症免疫治疗、癌症内分泌治疗、癌症生物治疗、癌症疫苗等临床方面世界领先。

张博士说,为方便中国患者赴美就医,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所属的美国联盟医疗体系(PHS)已经与盛诺一家签署了正式的合作协议。盛诺一家已经帮助很多赴美就医的患者顺利地转诊到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接受进一步的诊断治疗。盛诺一家为患者提供的服务包括专家预约、住院预约、辅助签证、医学资料收集、医学翻译以及海外陪同等赴美就医所需的全程服务。

 

原文链接:http://blog.dana-farber.org/insight/2014/04/cellmates-take-on-boston-marathon/

400-875-6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