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癌症患者多活了8年,只因这一点

时间:2019年8月29日 来自:盛诺一家

同样是癌症,一样的病理类型,有时甚至是同样的分期,使用同样的药物,但是有些人治疗效果很好,肿瘤大小稳定或者缩小,甚至完全消失,能够达到生存5年的“临床治愈标准”;但有些人却治疗无效,肿瘤增大、耐药,生存期可能只剩下数月时间。

医泉  盛诺一家  


撰文丨画画的手术刀


导   语  


怎样让治疗更有效,怎样活的更久一些,是每个癌症病友都关心的问题。


这些癌症患者多活了8年,只因这一点.jpg


同样是癌症,一样的病理类型,有时甚至是同样的分期,使用同样的药物,但是有些人治疗效果很好,肿瘤大小稳定或者缩小,甚至完全消失,能够达到生存5年的“临床治愈标准”;但有些人却治疗无效,肿瘤增大、耐药,生存期可能只剩下数月时间。



“ 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如此巨大的差异?



近期,科学家们有了新的发现。


这次,科学家们选择了“癌症之王”——胰腺癌来进行研究,并且参与研究的患者生存期差异巨大,长期生存的患者比生存期较短的患者足足多活了8年(中位总生存期相差8年)[1,2]!


参与研究的患者包括43位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治疗过的胰腺癌患者和25位自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患者,其中,那些来自MD安德森的长期生存的幸运儿,他们的中位总生存期达到了10.1年,而生存期较短的患者则仅有1.6年,相差足足8年[2]。


对于胰腺癌这种5年生存率仅有9%的肿瘤来说,即使能够早期发现,接受手术,中位生存期也往往只有24~30个月左右[3],8年的时间,不仅远远超过了90%以上的病友,更是达到了“临床治愈”的标准!



那么,这些幸运儿究竟哪里和其他人不一样?



“ 答案,竟然是肠道里的细菌[2]!”



原来,胰腺癌肿瘤当中是存在细菌等微生物的。并且,那些长期生存的胰腺癌患者,他们肿瘤当中的微生物种类明显更多。


长期生存的患者肿瘤中,α-变形菌纲、鞘脂杆菌纲和黄杆菌纲比较多,尤其是假黄色单胞菌、糖多孢菌和链霉菌明显增多;而短期生存患者的肿瘤里则是梭菌纲和拟杆菌纲比较多。


在这些细菌的影响下,长期生存的患者肿瘤中,能够杀死肿瘤细胞的成熟CD8+ T细胞明显多于短期生存患者。



这些癌症患者多活了8年,只因这一点2.jpg

图丨Pixabay



既然细菌的影响如此之大,那么它们是怎样进入肿瘤的呢?



研究发现,胰腺肿瘤中的微生物大约有25%也存在于肠道,而肿瘤旁边的正常组织中却不存在肠道微生物。肠道微生物顺着开口于肠道的胰腺导管跑到了胰腺当中,并且很可能能够特异性地驻扎在胰腺肿瘤上生长[2]!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可不可以通过改变肠道微生物的方法,来改变肿瘤当中的微生物,从而尝试延长胰腺癌患者的生存期呢?



研究人员们先在小鼠身上试了水。



研究人员们用小鼠模拟胰腺癌患者,并为它们分别移植了长期生存者、短期生存者、健康志愿者粪便当中的细菌。



结果表明,那些移植了长期生存者粪便细菌的小鼠,它们体内能够消灭肿瘤的T细胞数量明显增加,肿瘤体积缩小了70%[2]!



粪便移植可能真的是一种新的治疗机会!



这项研究来自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Erick Riquelme教授和Florencia McAllister医生所带领的团队,研究结果已经发表在著名专业期刊《细胞》上[2]。



这些癌症患者多活了8年,只因这一点3.jpg


图丨参考资料[2], www.cell.com



而细菌与肿瘤治疗之间的“爱恨情仇”,还远不止于此:



2017年9月

来自魏兹曼研究所的Ravid Straussman团队发现,胰腺癌中的某些细菌居然能够帮癌组织“吃掉”化疗药物吉西他滨,使肿瘤细胞对化疗药物“耐药”[4];


2018年3月

Straussman教授的团队再次发现,部分肠道微生物进入胰腺后会教唆巨噬细胞,从而抑制免疫系统,让免疫细胞不能被激活,对癌组织视而不见[5];


2015~2019年间

多篇研究表明肠道微生物能够影响肿瘤患者对于PD-1治疗的有效性(这个话题医泉之后会再写篇文章跟大家详细说的,关注医泉,了解后续进展~)

……


目前,研究人员们已经在计划将其中部分研究结果逐渐应用在治疗当中,比如,抗生素(环丙沙星和甲硝唑)联合PD-1抗体治疗胰腺癌的临床试验就正在计划当中[6]。



不过,临床应用时也要抱有谨慎的态度,并且有周密的设计和思考。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提出,这些研究有一些潜在的隐患需要特别注意,例如,细菌移植前可能会需要使用抗生素对患者进行预处理,让细菌能够顺利地定植,如何预防这种处理带来的感染风险,需要谨慎思考和计划[7]。



让我们期待这些研究成果能够尽早进入临床试验,让更多的患者多一条生存下去的希望;我们也期待有更多这样的研究出现,为患者带来更多新的治疗!


本文所有数据均来自: 


[1] Bacteria>[2] Riquelme E, Zhang Y, Zhang L, et al. Tumor Microbiome Diversity and Composition Influence Pancreatic Cancer Outcomes[J]. Cell, 2019, 178(4): 795-806. e12. doi: 10.1016/j.cell.2019.07.008.


[3] SIEGEL R L, MILLER K D, JEMAL A. Cancer statistics, 2018[J]. 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2018, 68(1): 7-30. doi: 10.3322/caac.21442. Epub 2018 Jan 4.


[4] Ravid Straussman et al. Potential role of intratumor bacteria in mediating tumor resistance to the chemotherapeutic drug gemcitabine. Science. 2017 Sep 15;357(6356):1156-1160. doi: 10.1126/science.aah5043.


[5] Pushalkar S, Hundeyin M, Daley D, et al. The Pancreatic Cancer Microbiome Promotes Oncogenesis by Induction of Innate and Adaptive Immune Suppression[J]. Cancer discovery, 2018. doi: 10.1158/2159-8290.CD-17-1134. Epub 2018 Mar 22.


[6] Gut Bacteria Determine Speed of Tumor Growth in Pancreatic Cancer. Retrieved Mar 22, 2018. From http://www.nyu.edu/about/news-publications/news/2018/march/gut-bacteria-determine-speed-of-tumor-growth-in-pancreatic-cance.html


[7] Reticker-Flynn N E, Engleman E G. A gut punch fights cancer and infection[J]. Nature. 2019 Jan;565(7741):573-574. doi: 10.1038/d41586-019-00133-w.


盛诺一家出国看病服务专家.gif

盛诺一家

盛诺一家是与多家国外优质医院建立官方合作的转诊机构,已经与包括美国梅奥诊所、克利夫兰医学中心、MD安德森癌症中心、波士顿儿童医院、英国惠灵顿医院、德国海德堡大学附属医学院、日本癌研有明医院等在内的20家知名医院建立了官方合作关系,愿为所有中国的患者提供全面、知名、可靠的海外就医服务为患者赢得生机和希望。

1249

0

400-855-7089

免费咨询:400-855-7089

联系医学顾问

盛诺一家医学顾问会尽快与您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