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案例

面对最凶险的肺癌,永不言败,我终于看到完全无癌的那一天!

化名:保密  年龄:50   病症:肺癌 就诊医院:MD安德森癌症中心

什么是【英雄日记】?每一个不屈的生命,都是英雄。2018年起,我们将讲述100个与重大疾病抗争的真实故事,本文是第037个。

“cancer free!”对患癌的人来说,这是梦寐以求的结果,当我看到检查报告上的这行字时,我和老公抱在一起久久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得是肺癌中最难治的一种,有人说,我活不过6个月,而现在我已经挺过了1年7个月 !

亲爱的病友们,其实,癌症本身并不可怕,只要我们坚定必胜的信念、坚持正确的治疗,我们一定能迎来无癌的那一天!

生命进入倒计时!

我和老公都已经过了四十不惑,一家三代人一向和睦。一切的改变,都来自一张诊断书。

2016年年底,我突然感觉有时胸痛,咳嗽还带血丝。我有点紧张,赶紧到医院检查,胸部平扫发现左肺有一片阴影,紧接着做PET-CT,检查报告上“CA”的字样触目惊心,医生说我是肺癌,肺门淋巴结、骨转移。

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和家人都蒙了,我不抽烟、不喝酒,坚持锻炼,身体一向健康,怎么会得肺癌了呢?

命运弄人,一周后的活检,我被确诊为小细胞肺癌。

“小细胞肺癌、恶性程度高、易复发、骨转移,”听了医生的宣判,我回家彻夜无眠,上网搜索这些词,越看越害怕。我成了肺癌晚期患者,生存时间以月计算,有生以来#1次,我感到自己和死神是如此的接近…

前所未有的恐惧、绝望和无助向我涌来,老公和爸妈陪着我,他们不敢当着我的面哭,可我怎么会没看到母亲发红的眼圈?

熬过痛苦的十来天后,我渐渐平静下来,我告诉自己:哪怕生的希望只剩百分之一,我也会用百分之百的努力拼劲全力活下去。

天无绝人之路!

中国的就医环境,让很多癌症患者无师自通,成了半个专家,从医生口中得到的有限,我就上网找资料、看成功案例,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经验。

然而,小细胞肺癌在肺癌中只是小户,它只占肺癌的__左右,近年来,非小细胞肺癌领域的靶向药、免疫药物刷新很快,像我这样的小细胞肺癌患者能用的药物却少得可怜。

医生建议我用EP的化疗方案(顺铂+依泊托苷),这是小细胞肺癌中最常用的治疗,但是未来复发的风险仍旧很高。

2017年1月,我开始了一个周期的化疗。平时大大咧咧的老公,耐心地照顾我的饮食起居,连凉水都不让我碰、门把手也仔细地用布包好,说是预防化疗后的神经毒性反应,我虽然没说什么,鼻子却一阵阵地发酸…

化疗后该怎么办?骨转移能不能控制住?复发风险真的不能降低吗?我必须为我自己打算,为我们的将来打算。

老公和我开始查找更多的治疗方法和途径,一天,我们一位在国外生活多年的老友打来电话建议我们到美国试试。

我们又从网上找了很多资料,发现在美国有几种应对小细胞肺癌的新靶向药Rova-T、OMP-59R5(药品的代码)正在研究中,免疫疗法PD-1也已经有一些较成熟的方法,这也许就是我的希望。

我在网上和朋友口中打听出国看病的渠道,经过反复对比,我们决定通过盛诺一家尽快出国治疗,他们和国际多家医院建立了合作,时间上更快、费用方面也有一些折扣优势。

一天,老公回家高兴地告诉我:定了,三周后去美国休斯敦,我们这次要去美国较好的癌症医院。

天无绝人之路,到年根儿了,我和老公安排着家里的大事小情,临行前,爸妈对我说:家里不用担心,孩子交给我们照顾,你好好看病。

我背身去,又是两行热泪…

可笑的骨转移?可恶的误诊!

2018年大年初六,其他人都在合家团聚,我和老公就像要上战场的士兵。13个小时的飞行以后,我们终于降落在医疗城休斯敦的土地。

盛诺一家工作人员早早地等在那里,把我们接到盛诺公寓,送来了一大包生活用品,还有两盘饺子,异国他乡,这样的温暖弥足珍贵。

休整两天之后,我和老公终于来到了这所全球闻名的癌症治疗中心。医院里音乐环绕、设施齐全,配备着图书馆、小礼拜堂、纪念品商店、餐厅等等。医院停车场为病人准备了轮椅;墙上贴着癌症幸存者分享的真实故事;还有一些癌症幸存者志愿来医院服务,为病人演奏音乐,这里的一切都充满着人情味…

到国际部注册后,我重新做了一遍PET-CT,又查了血。

2月26日,我终于见到了我的主治医生,一个棕色头发的美国白人女医生Dr.J和她的治疗团队。在见到我以前,他们已经研究过我在国内的病历。

Dr.J见到我很高兴,“你现在还在局限期,除了标准治疗外在我们这里还有一些其他的选择。”

我和老公吃惊不已,“不是骨转移了吗?怎么会是局限期?”

“根据PET-CT检查,我的判断是局限期,为了保险起见,我会让病理科医生再次确认,再得出结果。”

第二天,经过病理医生确认了主治医生的说法,我并发生没有骨转移,骨头上的阴影应该是炎症造成的。

我和老公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多么可笑的骨转移,多么可恨的误诊!我曾经以为自己已经“病入骨髓”,成了癌症晚期,我们一家人为此担惊受怕,而我进行那次化疗到底是不是符合我病情的最佳方案?

想想这些,我和老公一身冷汗…

小细胞肺癌也有治疗希望!

诊断明确,美国医生团队重新为制定治疗方案,除了常规的治疗方案以外,还可以选择参加他们医院正在进行的免疫治疗PD-1的临床试验。

用上美国的新药、拥有更多的治疗选择,这何尝不是我们赴美治疗的目的?我的治疗不止局限在常规化疗,我和老公又看到了一些希望。

再次见到Dr.J是共同商讨我的治疗方案,她说,首先我可以接受EP治疗方案,再进行放疗,最后接受PD-1(Keytruda)免疫治疗。

Dr.J进一步解释:小细胞肺癌的复发概率非常高,一些数据调查显示复发率在__以上,很多患者在一年之内就发生了复发。我们希望通过临床试验的方案,来大大延缓小细胞肺癌患者复发,甚至是不复发的可能性。

“我们会努力让你达到治疗的可能性…” Dr.J的话深深震撼了我。

小细胞肺癌也有治疗希望?这是国内多少病友不可想象的,想想我在国内的误诊、治疗方案的捉襟见肘,随时可能复发的风险,我和老公决定,我们要留在美国继续治疗。

治疗中的波折

签订好入组临床试验的同意书,经过一系列检查,我在美国的治疗正式开始了。

由于在国内我已经进行了一次化疗,首先我要继续进行一次EP方案,随后,开始做胸部放疗,和一个预防性的脑部放疗。

治疗期间并不一帆风顺,我发生了比较严重的副作用,由于消化道的副反应,消化道溃疡,我常吃不下饭、恶心、呕吐成了家常便饭。

老公陪着我,鼓励我,为我做易消化、口味清淡的饭菜,想想真是难为他了,我也不能让他失望,只要精神稍微好点,就努力让自己多吃一点。

有天晚上,我出现了还吐血的情况,盛诺一家工作人员赶紧带着我去医院看病急诊。到了医院以后,医生立马给我安排了一个单独的房间,围了一圈的护士给我开了各项监护措施。

又让我做了各项血常规检查,第二天还做了胃镜,医生确定没有没什么大问题,实际上就是消化道溃疡所引起的,很多患者都会出现,主要是放疗所引起的。

我和老公终于踏实了。

有惊无险的放化疗终于结束了,我可以回家和家人团聚,之后每三周需要来美国做一次PD-1的治疗。

截止到现在,我已经做完了16次免疫治疗。

2018年5月22日,是我复查的日子,Dr.J高兴地对我说:恭喜你,你的情况非常好,已经检查不到癌细胞了!”

我激动得再次热泪盈眶,跨越一年的治疗,背井离乡地奔波,这是较好的结果,肿瘤病灶已完全没有了,很多小细胞肺癌的患者都难逃一年内复发的命运,而我的病情已稳定控制了一年多的时间。

所有人都说这是最凶险的癌症,是当今最难治疗的肺癌,直到现在我的抗癌之路仍然还未结束,有了家人的爱护和精心呵护,有了美国医生的科学的用药和精湛的技术,和我对生的强烈的渴望,我相信我的路还会很远、很远…

亲爱的病友们,我们要加油再加油,创造属于自己的奇迹!


微信截图_20190111113630.png

400-855-7089

免费咨询:400-855-7089

联系医学顾问

盛诺一家医学顾问会尽快与您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