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案例

我的真实赴美就医经历:一万美金,买来癌症痊愈希望,值不值?

化名:保密  年龄:54   病症:肺癌 就诊医院:梅奥诊所

我从没想过,从不吸烟的自己会在知天命的年纪患上肺癌,更没想过,这个癌症“头号杀手”,也有机会实现治疗。

遥想最初确诊时那暗无天日的时光,肿瘤进展时心急如焚的焦躁,而现在,我的眼前似乎打开了一条铺满阳光的大路,那里充满希望…

逃离死神!

今年春节,家家户户都沉浸在辞旧迎新的喜悦中,我们家却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云。在单位体检中,低剂量螺旋CT说我的肺部有小结节,良性、恶性还不得知。

我是一个大学老师,不吸烟、不喝酒、没有不良嗜好、平时注意锻炼,“这个结节肯定是良性”,我宽慰自己。

节后,家人帮我预约了三甲医院的CT,让我好好检查一下。一纸检查报告粉碎了我的最后一丝侥幸,“左上肺软组织肿物,肺癌可能性大”。

而且,情况比预想的还要糟,PET-CT显示左侧胸膜出现小结节,不排除转移可能,而且左侧也出现胸腔积液。

家人知道我要强了一辈子,并没有瞒我,得知肺癌结果的那一刻,我脑海里一片空白,命运和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这一年,我54岁。

恐惧,源于无知。当时,我几乎以为自己一只脚已经迈入死神的大门。经过最难熬的十来天,我渐渐平静,既然被命运选中,就没有理由逃避。

开启自救!

知识可以改变命运,知识也是较好的抗癌武器!我开始上网查阅资料,阅读有关抗癌成功的案例,寻找自救办法。

我了解到,在我国肺癌新增病例中,不吸烟的女性比率正在大幅上升;我意识到,自己几个月来气短的现象也许就是肺癌征兆,因为早期肺癌的症状往往不明显,只有在较晚期才会出现慢性咳嗽和血痰;我看到了肺癌治疗领域,已经取得了快速的发展,和手术、化疗、放疗“三驾马车”并驾齐驱的靶向药、免疫疗法,正在不断刷新…

我终于知道,肺癌不等于绝症。

通过胸水涂片和基因检测,我的病情进一步明确:肺腺癌,EGFR突变。

EGFR突变,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这几乎让我们一家欣喜若狂,据估计,在中国人的肺癌患者中,高达__左右都有EGFR突变!这说明我可以从EGFR新药中获益!

一盆冷水!

我在医生的指导下开始服用#1代靶向药物吉非替尼,然而,一个月后的检查报告给我浇了一盆冷水!

肿瘤有增大迹象!医生给出的意见是:靶向药的作用不明显 ,建议停止靶向药的使用,改用化疗。

顿时,我不知所措。被我看做是最有希望的疗法却不起效,到底是化疗还是沿用靶向治疗?化疗会不会降低我的免疫力?我是否要更换别的靶向药?

我们一家人为了我的病急得想热锅上的蚂蚁,到处寻医问药。

偶然的一次机会,我的一位朋友向我推送了一篇有关海外医疗的文章,我突然意识到,原来癌症还可以去国外治疗。

我虽然有过去美国的出国旅游的经历,但是没去美国看过病,更不清楚美国各家肿瘤医院的特色和看病的流程,为了不耽误病情,家人为我联系到了国内比较知名的海外医疗服务机构盛诺一家。

在美国,肺癌治疗就一定好吗?

我更相信数据,我了解到早期肺癌患者在美国基本能得到很好的治疗效果,在美国,早期肺癌的5年生存率达到-__。截止到目前,美国肺癌靶向和免疫药物有17个,而中国只有8个。

肺癌靶向药

*Pembrolizumab在中国目前获批的适应症只有黑色素瘤,肺癌还未获批

而中晚期肺癌患者赴美治疗的目的,更大受益可能是带瘤生存,让癌症有机会从绝症变成慢性病!

最终,经过我们一家的权衡,我在两周之后,坐上了飞往美国波士顿的航班。

彻底翻案!

经验丰富的盛诺一家海外陪同协助我办好了就医的所有行程。

2018年4月8号先在医院完成注册手续,在得知我有胸水后,医院安排我先做了胸部检查,随后见到了国际部主任,在经过这一系列的手续后,我在一周后号见到了自己的主治医生Dr. G。

“接下来,我要化疗,还是继续服用靶向药?哪个靶向药更适合我的病情?我的预后会怎么样?副作用怎么缓解?”我带着整整一页纸的问题,让这位美国肺癌专家发问。

G医生告诉我,“虽然你在国内的检查报告显示,肿瘤有增大迹象,但并不能以此为依据判断靶向药是否有用,我们建议你依旧以靶向药为治疗方案。”

“两次基因检测的结果差异很大,提示突变频率下降,这正是服药以后需要的结果。”G医生非常肯定的说。

继续服用靶向药吉非替尼?!这彻底推翻了国内医生给我的治疗方向。

这位G医生在肺癌治疗领域有着几十年的从医和研究经验,专长恰好是非吸烟肺癌。他很确定的告诉我,“EGFR经过治疗是可以痊愈的,这是肺癌里面最常见的一种。”

痊愈?当我从医学翻译口中听到这句话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的癌症已经属于中晚期,对于治疗我从来不敢奢望,而美国医生却让我看到了全新的希望。

我想既然来到美国,就要尽量配合这边医生的治疗,医院安排我3周后检查,到时,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G医生建议我留在医院做检查,因为他担心国内的检查会存在看不清楚的情况,最终我决定留在美国继续接受治疗。

惊人逆袭!

三周时间很快过去,这期间,盛诺一家波士顿客服团队带着我们在美国治疗的患者购物、聚餐、采摘,远在异国他乡,我们却感到了家的温暖。

美国短暂快乐的治疗生活

2018年4月30日,我早上做了CT检查,隔天上午再次见到了Dr. G。

他微笑地看着我,对我说:“恭喜你,这一次的检查结果提示,左肺上叶1.7*1.9cm的病灶消失了。这是一个好消息!”

X光片检查也没有让我失望,初到美国时的少量的胸水,这一次的检查结果中只能看到两个小泡泡了。

G医生告诉我,吉非替尼是有效的,只要继续服用,这个小泡泡也是会消失的。

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我激动地和G医生握手,这是我们一家人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

在关键时刻,我为自己做了正确的选择,我庆幸自己当初决定来美国是多么正确的一件事啊。

此外,还有一个小插曲,这次的CT结果还发现了我肺动脉小血栓,医生说这可能是肿瘤的影响,也可能是长途飞行造成的。

医院都在得到报告的#1时间通过盛诺一家的客服团队联系到了我,让我返回医院接受治疗,并给我开了Levenox药(这种药国内未查到,美国医生说这是一种常见的溶栓药物)。这种药就像糖尿病注射剂一样,每天往肚子上扎一针,病情就能缓解。

美国医院和医生负责任的态度和治疗细节都让我们全家感动,在这里,我能更清晰地掌握自己的病情,影像检查也能更精准地展现肿瘤变化,这些都是我选择去美国复查的原因。

而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在这里看到了癌症患者最想要的希望!

天价药费?

众所周知,美国医疗费用以贵著称。我也在这里晒晒我的账单:

押金:20600美金

目前支出:10000美金

没有用到什么前沿的药物、没有什么新奇的疗法,我获得的是一个最适合我的方案。

必定有人在美国治疗花费不菲,但很幸运,我的治疗花费在我的支出范围内,而且我觉得它物有所值!

离开美国之前,G医生问我,当初在国内看病的时候,医生有没有告诉她这个疾病是能被治疗的?

我说:国内的医生只说了化疗能维持一年。

G医生只是笑了笑,继续嘱咐我接下来应该要定期复查。

2018年4月确诊肺癌,我是一名抗癌“新兵”,但我知道,未来的路还很长、很长…

让我们饱含希望,相信强大的医学有一天一定能够攻克癌症。


微信截图_20190111113630.png

400-855-7089

免费咨询:400-855-7089

联系医学顾问

盛诺一家医学顾问会尽快与您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