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案例

致命率奇高?!是什么让癌症晚期的她改写命运?

化名:张琴  年龄:52   病症:卵巢癌 就诊医院:皇家马斯登癌症中心

什么是【英雄日记】?每一个不屈的生命,都是英雄。2018年起,我们将讲述100个与重大疾病抗争的真实故事,本文是第041个。

它被誉为“沉默的杀手”,-的患者发现时已到晚期;它是女性生殖系统常见的三大恶性肿瘤之一,致命风险却位居妇科肿瘤之首;它极易复发,大多数患者会在两年内重蹈覆辙;它可能遗传,如果携带着某些基因突变,意味着亲人也可能面临同样的命运…

它就是近十年来在我国发病率增长__、且越来越趋于年轻化的——卵巢癌。

2017年6月,51岁的张琴因为持续的腹痛打破了原有的平静生活,原本以为自己只是肝炎,然而,B超结果显示消化系统没有问题,腹腔却出现了一个大的包块。

张琴马上转到妇科,通过血液检查发现,CA125值已经飙升到了2000+。妇科医生下了定论:是卵巢癌无疑。

肚子疼怎么就成了卵巢癌?张琴怎么也没料到。

沉默的杀手——卵巢癌

据统计,全球每年有超过23万卵巢癌新发病例,在我国,每年约有5.2万名女性被确诊,相当于每10分钟就有一人患卵巢癌。

卵巢癌可谓是最善于“潜伏”的癌症,早期几乎没有任何症状。患者们常常是发现肚子变大了、有腹水了才去就医,此时肿瘤往往已经在腹腔建立了“根据地”,并“策反”了腹腔内的多个组织和器官。

由于缺乏有效的筛查手段,在我国,70-的患者发现时已是晚期(Ⅲ-Ⅳ),五年生存率不足__,因此,卵巢癌也被誉为最致命的女性癌症。

痛苦的战争——化疗

入院一周后,张琴进行了手术,术后病理提示,张琴患的是双侧卵巢高级别浆液性腺癌,(IIIc期)。这是卵巢癌中最常见、最恶性的一种形式,张琴一家卷入了痛苦而茫然的战争。

卵巢癌的标准治疗化疗方案是紫杉醇+卡铂,回想近四个月的化疗岁月,张琴仍然心有余悸。“整个人感觉很虚,手脚麻得厉害,连筷子都拿不起来。”

化疗期间,张琴从早上九点打到晚上九点,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手术,她的身体很虚弱怕冷,长达十二个小时的化疗,冰凉的液体注入周身血液,医院病房的冷气又开的很大,张琴只觉得全身彻骨的发冷。

“原本医生要我做八次化疗,但是我只做了六次,实在是坚持不了了…”, 张琴的肿瘤标志物指标终于随着化疗结束回归正常范围。

破解卵巢癌的密码——基因检测

然而,六个月以后,原本已经降下去的指标又很快回升,MRI提示她的盆腔出现多发结节,双侧髂血管旁增大淋巴结。医生说:她很可能转移了。

张琴此前进行过基因检测,她知道自己有BRCA基因突变,可以使用靶向药——奥拉帕尼。这是一种PARP抑制剂,可作用于BRCA1或BRCA2突变,靶向药的诞生打破了卵巢癌长达30年的治疗瓶颈。

有数据显示,奥拉帕尼有效延长了疾病下一次复发的时间间隔,无进展生存期延长近2倍,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下降__。

中国卵巢癌患者终于在2018年8月迎来了该药物的获批,在手术和化疗之后有了更多选择。

但对于2018年年初,病情再次恶化的张琴来说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

下一步该怎么办?是服用靶向药还是继续化疗?哪种方案才是最适合自己的?和时间赛跑,做最正确的选择,是张琴和家人必须立刻解决的问题。

妇科肿瘤治疗的权威——英国

为了获得更适合自己的治疗方案,张琴的先生决定带妻子去英国治疗,为什么选择英国?

众所周知,英国作为老牌医疗发达国家医疗水平比肩美国,妇科肿瘤方面有着悠久的治疗历史和独特优势。

在英国伦敦有这样一家医院,它在英国《独立报》列出了英国较好的10个专科医院中,名列肿瘤科的英国最佳医院。

张琴在家人的陪伴下来到这家医院就诊,而为他们治疗的医生正是该医院擅长治疗妇科癌症的肿瘤内科学顾问医生,同时还是2018年ESMO(欧洲肿瘤内科学会)年会妇科癌症专场科学委员会的委员——Dr.B。

适合自己才是较好的——最佳治疗方案

我该不该吃靶向药?最新的药物是否适合我?

张琴期待着这位权威专家的解答,在了解了她的病情之后,Dr.B给出了她的建议:目前继续化疗使用卡铂加紫杉醇满6次,但是鉴于较严重的副作用,可以使用卡铂单药化疗,如果化疗结束后指标都下降了,病情稳定6-8周后开始使用靶向药奥拉帕尼。

英国专家的方案并非急于让患者尽快服用靶向药,而是根据张琴的病情和耐受情况制定了符合她的治疗方案,而在这个方案背后是这家医院长期研究的成果。

早在2009年6月,该院与其学术伙伴癌症研究所(ICR)的科学家在著名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项关于PARP抑制剂的开创性的临床试验结果。该医院的科学家对PARP抑制剂的研究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张琴收获了合适自己的治疗方案,她和家人对今后的治疗充满信心。而她在英国期间的化疗让她对化疗的恐惧大大改观。在这家英国医院,为她准备了化疗时的电热毯,她的手臂和药物可以包在毯子中,这样打进去的药物就是热的,张琴对此印象深刻,而副作用也明显轻了很多,在治疗之余,张琴和先生也借机好好游历了欧洲。

目前,张琴已经完成了在英国的三次化疗,CA125 降低很明显,从化疗前120降到了目前的20。盆腔的阴影也从19毫米慢慢缩小,积液减少吸收,淋巴结上的转移灶都消失了。在张琴化完六个疗程的化疗后,她将在休息六周后,开始服用奥拉帕尼。

而最后,张琴也向我们分享了她此次的治疗费用,在英国治疗半年来她总计花费了16000英镑,如果在英国服用靶向药和国内比费用也相差不多。“我去英国治疗,一是考虑治疗效果,第二也是为了经济考虑”。张琴如是说。

近年来,中国肿瘤的发病率逐年上升,其中妇科肿瘤(如果算上乳腺癌)几乎占全部女性肿瘤的半壁江山。女性需注意卵巢癌患病风险会随年龄的增加而升高,据费城福克斯詹斯癌症中心报道,半数卵巢癌患者为63岁及以上的女性。

相信随着医学的发展和人们健康意识的提高,女性健康的杀手——卵巢癌也将在不远的将来迎来巨大的改观。

微信截图_20190111113630.png

400-855-7089

免费咨询:400-855-7089

联系医学顾问

盛诺一家医学顾问会尽快与您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