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案例

【实录】一个心脏病患者赴美看病的故事

化名:J先生  年龄:56   病症:心脏搭桥 就诊医院:梅奥诊所

J先生患有心梗,国内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是要进行心脏移植。J先生觉得进行心脏移植非同小可,抱着寻求第二意见的想法找到了我们盛诺一家,我们把J先生的所有病历信息翻译整理后传给梅奥诊所后,梅奥诊所表示,根据现有材料难以判断患者是否需要进行心脏移植,建议患者到梅奥进行进一步检测。到达梅奥后,J先生接受了一系列检查,根据检查结果,梅奥告诉J先生,他可能只需要做左心室辅助装置即可,而不需要做创伤性更大的心脏移植。J先生还接受了术前培训,培训人员向他详细讲解了手术过程,并告诉了J先生医生会在术中监控他的心肌活力,如果心肌活力很强,他有可能连左心室辅助装置都不用装了,只做心脏搭桥手术即可!最后J先生只做了心脏搭桥!





顺便给大家做个小科普,比较下这三种手术的差别:



手术创伤

心脏搭桥手术<左心室辅助装置手术<心脏移植手术

手术难度

心脏搭桥手术<左心室辅助装置手术<心脏移植手术

术后恢复时间

心脏搭桥手术<左心室辅助装置手术<心脏移植手术

手术耗时

心脏搭桥手术<左心室辅助装置手术<心脏移植手术


我陪J先生在梅奥待了近一个多月。亲身体验梅奥后,不仅J先生感触良多,我自己也有很多感受想跟大家分享。以下文字是根据我的陪同日记精编而成,都是我亲历梅奥的所见所闻。希望这篇文章能为那些想了解梅奥、想去梅奥就医的人提供一个真实的视角。


一、 到梅奥#1件事就是做注册


来到Mayo,首先要做的是在Gonda Building里找到International Center完成注册,然后每个患者都会填一份非常详细的关于健康状况的表格。一般来说这些表格是会有专人来协助填写的。由助手或者工作人员来填这些前期的表格,是对医生的极大的解放,更是对病人的极大的负责,因为这样医生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关注患者的病情和治疗。在收集了J先生的最新影像资料和做了简单的physical Exam后,医生说需要请影像科和其他同事一起讨论病历,之后再通知我们检查时间。


微信图片_20190524104035.jpg

梅奥诊所


微信图片_20190524104219.jpg

右上角的镜子,是为了方便看到对面来人的情况,避免出现相撞事件。在梅奥几步就有长椅和电话,生怕患者走累了没有地方歇息不能得到最及时的帮助


微信图片_20190524104245.jpg

医院里也随处可见轮椅,方便患者使用


二、人性化检查


1. 抽血:单独抽血,血样用传送带送到检验室


简单早餐后,我和J先生在A主管(盛诺一家在罗彻斯特的客服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Hilton Building做血液测试。


做每一个检查时,都要先在检查台check in。工作人员会要求提供患者的姓名(要求拼写出来)和出生日期。接着可以在外面的等候区等待进去抽血。


没一会儿,我们就被指引到一个单独的小间来抽血。小间并不大,患者之间用布帘隔开,充分保护了患者隐私。抽血的护士在见到J先生后再次请J先生报自己姓名的拼写及出生日期,之后才开始抽血。确认两次不仅可以防止出错,也是对患者负责,还是对医院及医生的保护。


微信图片_20190524104317.jpg

J先生的血样被放在一个小盒子里,通过房间边缘的传送带传送到检验部


按照预约,半个小时后是拍胸片。因为有辐射,工作人员让我们陪同人员在外面等待,J先生进去工作间不到5分钟就已经一切搞定了。


2. 心电图检查:先更衣,检查时不用橡胶吸盘


半个小时之后做ECG(心电图检查)。在检查之前,J先生被带到单独的更衣室,要求脱去上衣(所以,ECG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专门为女士做检查的,一部分是专门给男士做检查的,这样性别不同的患者就不会相遇,避免了一些尴尬),并把上衣和随身物品锁在单独的更衣室里。做心电图时,12导联电极使用的是3M的一次性电极,而不是国内常见的橡胶吸盘,这可能是为了避免有些人对橡胶过敏并且防止重复使用导致的交叉感染。


3. 超声检查:结果涉及到诊断,不能当场提供


在检查通知上,我们被告知这项检查会耗时2个半小时,真是让我们吓到了。进去之后,负责超声检查的医生给我们解释了:她会按照操作要求,获得一些数据,大概耗时30-40分钟。之后,她把这些数据传给心脏内科医生看,心脏内科医生确认已经获取了所需的所有数据后,患者才可以离开。如果数据不够充分,或者需要着重收集的,那么医生会让患者接受进一步检查,甚至通过静脉给造影剂以使心脏完全显像后重新收集。还好,J先生初步的检查效果还不错,只是补充收集了数据,不需要打造影剂,总共耗时50分钟左右。


在心脏超声室里检查时,医生很贴心的把灯光调暗,同时还问J先生躺着有没有不舒适、裤子口袋里有没有钥匙、侧躺时需不需要在膝盖间放一个枕头等。


离开前,J先生问超声医生结果怎么样,超声医生笑眯眯地说,因为这涉及到诊断,所以现在还不可以说。这点也和国内完全不同!


4. 叫号:不喊名字,用“BP”机


在等待期间,他们给每个人都配发了一个Beeper。需要进去检查时,Beeper先会震动提醒,如果患者还是没有到,Beeper就会通过铃声提醒患者。想起国内的候诊区场景,不胜唏嘘:电子滚动屏上会显示患者的完整姓名和就诊科室,叫号系统还会点名:4号张三,请到内科2诊室3诊台就诊……患者的个人隐私暴露无遗。


微信图片_20190524104356.jpg

梅奥为等待的患者准备的Beeper


微信图片_20190524104420.jpg

近距离看Beeper


三、 见医生、拿药


1. 见医生:医生讨论后确定最终的治疗方案


早晨7点按时起来,准备陪J先生去见内科医生。在见医生之前,一个工作人员首先量了J先生的身高体重,三个体位的血压(坐位左右臂及站立位),详细询问了J先生目前正在服用的药物(并在Mayo系统内找到对应的药物),收集过敏史,询问是否需要翻译等前期的服务工作。



微信图片_20190524104525.jpg

梅奥诊所走廊,随处可见的阅读资料


不久,身着板正西装的B医生进来了,在重新确认了J先生在北京做的影像资料和最新在Mayo做的检查结果后,B医生告诉我们,J先生的情况要比之前预期的好很多。但是出于对患者的负责,B医生表示他需要和同一组的另一位医生(J先生初诊时的那位医生,和B医生专攻的方向不同)讨论以确定最终的治疗方案。


之后是一项为时2.5小时的测试。根据Mayo规定,我们不方便进去陪诊。J先生进去时很平静,出来后却非常感慨,不停地说:真应该让中国患者都来Mayo看看,这些仪器看起来就比国内的要先进得太多太多了。另外,J先生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原理这么简单而且重要的检查,在中国周转了这么多家医院都没有被要求做呢?


2. 吃药:每天只吃一粒药,有专门的药剂师讲解注意事项


做完检查,我们一行去地下一层取药。药物价钱折算成人民币并不比国内的贵多少钱,而且,比起国内超级复杂的服药方式(每天吃3次药,每次吃的药物都不一样,而且,有的药一次只能吃半粒),在Mayo,服药变得很方便记忆而且容易遵循。J先生从明天开始每天只需要吃一次,每种药物每次服用的药量刚好就是一颗,不仅方便服药,也防止了药量不准确。


在拿到药物后,又有专门的药剂师(药物收据只有药剂师才有资格打出,防止患者拿到药物后糊里糊涂就走了)讲解药物的注意事项和用途,比如是否餐前或餐后服用,是否吃了药后不能晒太阳,是否不能饮用含有葡萄柚的饮料等等。J先生问我为什么之前也吃了几乎同样成分的药物,却没人告诉他这些注意事项呢,我无言以对。


四、 手术



1. 国内过除夕时,我们确定了手术时间


当大家围坐着沙发看除夕晚会的时候,我和J先生所在的Rochester正是阳光灿烂的大清早。这一天是满满的行程、做检查、见医生、再做检查、定门诊手术的日期。我们的一天跌宕起伏:有欣喜——因为排除了一个不好的结果,也有紧张——等待另一个检查结果。


这一天的检查其实和J先生此次来Mayo的首要病情并不相关,让我和J先生感动的是,这里的医生在见到J先生的时候已经知道了J先生来之前做过的检查、主要诊断及用药史。不需要我们再复述我们之前的治疗经过(虽然,我们都天天随身带着这些记录)。电子病历带来的便利让我和J先生感触很深。但是更难能可贵的是,在电子病历还没有引入前,Mayo竟然有专门的物理运输体系(想来是类似于那个血样传送带之类的东西),以保证患者在见到医生之前,医生已经收到患者之前的治疗记录。


2. 手术:术中随时通知手术进展,术后有专门直梯直通ICU房间


2月10日,手术在下午4点半开始。J先生做手术时,我就在位于5层的ICU门口等待着手术结束。


微信图片_20190524104551.jpg

等待手术时的临时病房内的厕所,可以看到墙上的求助装置


等待期间,不时接到电话通知,告诉我手术进行到哪一步了。如果我们担心,也可以随时去ICU向护士咨询手术进展。实际上此时J先生并不在位于5层的ICU,而是在楼下的手术间,但是因为梅奥诊所完美的医疗记录传递效率,我们在5层依然可以时时知晓手术进展。而且,手术后,梅奥也是用手术专用直梯将J先生送到相应的ICU房间,不需要J先生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在医院里“长途跋涉”。


晚上10点半,为J先生做手术的Jo医生很兴奋地出来告诉我们:手术很成功,而且比预想的还要成功!大约晚上11点半,J先生被转到了ICU,J太太形容她此时的老公“像圣斗士”,看起来真的很伟岸很勇敢!


五、 恢复


术后第1天:2月11日早晨8点左右(此时距离手术结束不足10小时)J先生被转到了PCU病房。此时已经不需要插胃管了。


术后第2天:J先生开始下地活动,自己坐起来吃饭(竟然还有冰激凌!!!)这一天尿管被拔出!中心静脉插管被拔出!一根引流管被拔出!这一天我看到了J先生从锁骨下剑突的伤口。从医学出身的角度来看,伤口缝合地很成功——伤口很小,缝线也很美观。也是从这一天开始,这个伤口就不再需要用敷料覆盖了,可见梅奥对自己的院内感染的控制力是多么得自信,这么大的伤口竟不需要天天敷料!


术后第3天:拔出另外一根胸部的引流管!J先生已经可以自己洗澡而不必在意胸口的伤口了!今天医院竟然还提供了咖啡!


术后第4天:拔出临时心脏起搏器。


术后第5天:准备出院。


术后第6天:一早出院!!Jo医生也在惊叹J先生的恢复速度!


微信图片_20190524104702.jpg

梅奥诊所随处可见的急救设备


回到家,实际是J先生的另一次适应过程。因为没有了医院专业护理人员的“监护”,而且酒店的床并不像医院的病床那么“高级”可以自由升降。但是J先生确实是很勇敢也很坚强的人,不到一天就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


六、 结语


J先生出院不久,同事接替了我的工作,公司让我准备启程回国。记得我快要回国的时候,J先生给他的太太打电话,说“让小乔回去吧,她回去还可以帮到更多的人。”多么善良温厚的J先生啊。


感谢J先生和J太太,也感谢公司,让我在Rochester近距离地体会了医学“麦加”。希望J先生能早日恢复健康,也希望我们能帮助更多像J先生这样的患者赴美就医,战胜疾病早日回归正常生活。








400-855-7089

免费咨询:400-855-7089

联系医学顾问

盛诺一家医学顾问会尽快与您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