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 | 打破“生命倒计时”,晚期乳腺癌患者的自救之路

化名:钱女士   年龄:55   病症: 乳腺癌

患者病情回顾:


2009年,钱女士因左乳肿块刺痛到医院检查,不幸确诊为左乳浸润性癌,从此,她开始了漫长的抗癌之旅。

 

经过根治性手术和术后6个周期的辅助化疗(紫杉醇脂质体+吡柔比星),钱女士在此后的8年间都没有复发,曾经的恐惧和无助烟消云散。

 微信图片_20200325144418.jpg

然而到了2017年下半年,由于腹胀去医院检查的钱女士,愕然发现癌症卷土重来,肝脏出现了转移灶。此时由于肝功能不佳,医生认为不适合化疗,且经过检测,钱女士没有靶向治疗的对应突变,因此只得进行中药保守治疗。

 

2018年,钱女士病情进一步恶化,包括肝脏、胸椎、腰椎、骶椎、耻骨等全身骨骼多发转移。然而由于肝功能数据仍然不佳,医生无奈地表示,仍然无法化疗。但不化疗,病情只会不断恶化,肝功能也会持续受到影响,形成恶性循环。

 

看了几家医院,医生普遍对钱女士的状况判断较为悲观,还有的医生认为她剩下的时间只有3-6个月了。

微信图片_20200325144422.jpg

在这样的状态下,已陷入绝望的钱女士选择了赴美。她想到美国看看,是不是真的什么办法也没有了。

 

海外治疗经历:


钱女士选择的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成立于1947年,是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癌症专科医院。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发布的美国医院排行榜,该院历年都被评选为全美癌症专科排名前五。


由于背靠哈佛大学,丹娜法伯的前沿医学科研实力非常强大。

 微信图片_20200325144426.jpg

到达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后,主治医生经过详细问诊,建议再对肝脏的病灶做一次活检,以确定接下来的治疗方案。

 

美国医生认为,如果活检呈HER2阳性,则进行靶向联合化疗(紫杉醇+帕妥珠单抗);如果阴性,则进行内分泌治疗联合化疗(醋酸亮丙瑞林+来曲唑+卡培他滨)


至于钱女士特别关注的肝功能问题,医生认为,钱女士这种情况并非完全无法用药,因此无需担心。

 微信图片_20200325144429.jpg

美国医生为钱女士写的治疗思路

 

很快活检结果出来了,遗憾的是,钱女士的肝脏病灶还是HER2阴性,因此医生着手为其实施内分泌治疗联合化疗方案。

 

治疗一段时间后,钱女士经受住了联合治疗带来的各种副作用,她的肝脏也如医生此前判断,耐受住了治疗,且有一定效果。小半年后再次复查的结果显示,钱女士的病情得到了较好的控制,肝脏肿瘤明显缩小,因此继续当前治疗方案。

 

又过了半年,复查结果显示,钱女士骨转病灶已经消失,肝脏转移灶中较大者从原先的2×10cm缩小至1.5×1.1cm,疗效十分显著。钱女士和家人都非常开心,一家人还前往了尼加拉瓜瀑布去游玩庆祝。

微信图片_20200325144434.jpg 

盛诺快评:


钱女士在初始治疗中,得益于国内医生的规范治疗,8年未复发,治疗效果非常好。但在复发后,由于肝功能问题没有及时开始规范治疗,而是选择了中药保守治疗,导致病灶从肝脏扩散至全身,病情和肝功能急剧恶化。

 

当然,我们不能简单地评价此前医生对钱女士肝脏耐受力的评估,因为医生一定是从专业角度权衡患者治疗收益和风险的利弊后得出的结论,且其中也存在一定的患者想要规避风险的因素,所以不能简单地说医生是对还是错。

 

不管怎样,钱女士能够在关键时刻做出选择,并成功化险为夷,打破了“生命倒计时”,这便是皆大欢喜的结果了。希望她在未来的治疗中也能一路披荆斩棘,成功战胜病魔!

 

钱女士就医的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其所属的美国联盟医疗体系(PHS)早在2011年就与盛诺一家建立了正式签约合作关系,国内患者通过盛诺一家,可快速预约该院专家就诊,或远程视频咨询,获取第二诊疗意见。

 

今日专家推荐:


微信图片_20200325144438.jpg

Leroy M. Parker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博士

哈佛大学医学院内科学临床副教授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乳腺癌中心高级医师


【医生简介】Parker医生于1969年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然后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接受了毕业后培训,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完成了肿瘤内科培训,于1973年正式加入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他的临床重点是乳腺癌,同时还进行患者相关临床研究。

 

【临床专长】乳腺肿瘤、临床试验、癌症的激素疗法、新疗法

 

【研究摘要】Parker医生及其研究团队开展/参与的部分研究如下:


⑴ 参与的一项重要试验使药物氟维司群(fulvestrant)获得批准。氟维司群是一种纯粹的雌激素拮抗剂和雌激素受体下调剂,用于治疗对他莫昔芬(tamoxifen)耐药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


⑵ 作为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试验点的首席研究员参与MA27试验。这是一项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对比阿那曲唑(anastrozole)和依西美坦(exemestane)对绝经后早期乳腺癌患者的有效性和毒性。


⑶ 参与丹娜法伯进行的化疗临床试验,研究曲妥珠单抗(traztuzumab)+紫杉醇(paclitaxel,用于新辅助治疗)+长春瑞滨(vinorelbine,用于新辅助治疗和转移性疾病)的联合使用。在已完成的一项试验中,他们研究了培非格司亭(pegfilgrastim)和达贝泊汀(darbepoitin)在大剂量辅助化疗支持下的疗效。结果表明,生长因子单药注射治疗是安全的,且能有效预防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的发生以及减少红细胞输血的需要。


⑷ 参与一项名为“骨转移的生物力学”的研究,监测了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骨折风险。他们在患者中证明,可使用计算机断层扫描无创预测具有溶骨缺陷骨头的负荷容量的减少。他们正在考虑将类似方法用于多发性骨髓瘤患者的研究。


⑸ 完成的一项临床试验对比了人源化单克隆抗体和唑来膦酸(zoledronic acid,可抑制人甲状旁腺相关蛋白),在预防转移性乳腺癌患者出现骨相关事件的安全性和初步疗效。


相关资讯 查看更多
{{item.title}}
联系医学顾问 盛诺一家医学顾问会尽快与您联系
获取验证码
提交
首页 合作医院
免费咨询
服务案例 关于我们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