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动态

喜讯!在研新药靶向KRAS癌基因,首次临床试验取得突破成果

时间:2020年10月27日 来自:盛诺一家

靶向疗法旨在阻断癌症基因的活性,其直接作用于肿瘤,且不会对人体健康细胞造成伤害。靶向药物的开发不是一蹴而就的,首先要能识别,鉴定出导致肿瘤产生的基因,但这远远不够,因为仅仅知道可能导致癌症的某个基因,并不意味着研究人员可以研发出对应药物,阻止该基因对人体造成严重破坏。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MSK斯隆


微信图片_20201028103229.jpg

图片从左至右:MSK斯隆医师科学家Piro Lito, 李廷侃(Bob Li)和Neal Rosen正在开发肺癌靶向疗法。


概述


一项针对具有KRAS突变的肺癌患者的临床研究中,共有59位患者服用了Sotorasib,其中52位病情得到控制,即肿瘤停止了生长。

靶向疗法旨在阻断癌症基因的活性,其直接作用于肿瘤,且不会对人体健康细胞造成伤害。靶向药物的开发不是一蹴而就的,首先要能识别,鉴定出导致肿瘤产生的基因,但这远远不够,因为仅仅知道可能导致癌症的某个基因,并不意味着研究人员可以研发出对应药物,阻止该基因对人体造成严重破坏。

癌症基因KRAS(发音为“ kay-rass”)就是一个例子。KRAS已被研究了大约40年,已知会导致许多最常见的癌症,比如大约四分之一的肺癌以及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结肠癌直肠癌都是由它引起。然而,直到最近,KRAS蛋白仍被认为是“无药可治”的靶点。

2020年9月20日,研究人员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发表了编号CodeBreaK100临床研究的结果,该研究首次以临床试验方式研究一种直接靶向KRAS的药物。在这项国际I期试验中,研究人员发现一种名为Sotorasib(AMG 510)的药物可减缓或阻止许多具有KRAS突变的晚期癌症患者的癌症生长。研究人员表示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确定如何最好地使用这种药物,但这项试验是重要的第一步。


KRAS是人类最早发现的癌基因之一,也是最常见的致癌驱动基因。


“尽管Sotorasib不能完全治愈癌症,但这项研究是破解KRAS靶向定位难题的第一次具有临床意义的突破,”该研究的资深研究员兼通讯作者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SK斯隆)肿瘤内科学家李廷侃(Bob Li)医生评论道, “这是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但还没有获得最终胜利。”


阻止癌症生长


KRAS靶向定位的难题源于其蛋白的罕见形状。大多数蛋白质都是成块的不规则形状,表面有许多裂缝和口袋,使得药物能够楔入其中。此时,药物就像一把钥匙,可以锁定蛋白质并阻断其活性。李医生解释说:“相比之下,KRAS蛋白相当光滑。” “没有楔入药物使其失活的方法。”

2013年,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研究人员公布了一种潜在的解决方法:他们发现KRAS-G12C(KRAS蛋白的一种突变类型)表面有一个小口袋,设计了一种可以在口袋打开时楔入的药物。

基于这项研究, MSK斯隆的医师科学家Piro LitoNeal Rosen于2016年发表了一项研究报告,阐述了一种新型药物的作用机制,可阻断由KRAS-G12C突变导致的癌细胞生长。

“当这些药物化合物中的一种进入蛋白质的口袋时,它会将KRAS-G12C困住在'关闭'状态,” Lito博士解释说,他也是《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这篇新论文的资深作者。“蛋白质无法被唤醒,肿瘤就无法继续生长。”

Sotorasib是美国生物制药公司安进(Amgen)的研究人员研发的一款更有效的KRAS-G12C抑制剂。MSK斯隆的李廷侃医生与Lito博士结合各自在I期临床试验和转化医学上的优势,与安进(Amgen)紧密合作,致力于将这款新型KRAS-G12C抑制剂 (Sotorasib)早日推向市场,为患者提供更多治疗选择。


试验结果传来喜讯


在Sotorasib的试验中,共有129位具有KRAS-G12C突变的癌症患者口服该药(药片)。其中59位患有非小细胞肺癌,42位患有大肠癌,还有28位患有其他类型的癌症。所有受试者的癌症都已扩散到身体的其他部位。在此之前,他们已平均接受了三种治疗。受试者来自于全球二十多家医院。

59位患有肺癌的受试者中,7位无反应,52位病情得到控制(即肿瘤停止生长或缩小)。52位病情得到控制的患者中,19人的肿瘤已明显大幅度缩小。到下次病情恶化的平均间隔时间约为六个月。“这种反应水平对于这些患者而言意义重大,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已经用尽了其他治疗选择(也不见好转)。”李医生解释道。

微信图片_20201028103233.jpg

“在如何使用这种药物为患者带来最大获益这方面,我们已经先人一步。”

                                             ——Lito博士(MSK斯隆  医师科学家)


略多于一半的受试者(73位患者)有一些副作用,但其中只有15人有明显的副作用。副作用消除后,除一名患者外,其他所有患者都可以安全地继续使用该药物,并且没有人因副作用而死亡。Lito博士说:“由于该药物对这种特定的KRAS突变具有选择性,因此患者对它的耐受性很好。” 该药物只与癌细胞中突变的KRAS蛋白结合并产生抑制作用。这点很重要,因为它保证了药物大剂量服用的安全性。”


未来研究方向


该药物对包括大肠癌,胰腺癌,子宫内膜癌,阑尾癌和黑色素瘤在内的其他癌症的作用均不如肺癌。但是一些患有其他癌症的患者也有受益,肿瘤明显缩小。下一步,研究人员准备研究为什么即使癌症具有相同的突变蛋白,但Sotorasib对某些癌症的治疗似乎比对其他癌症更有效。更多对Sotorasib的单独试验或与其他药物联合使用的试验已经在进行中。

实验室研究也在继续推进,探索如何阻断KRAS。2020年1月,Lito博士的实验室发表了一项研究,探索将KRAS抑制剂与其他药物联合使用的新方法。Lito博士表示:“我们正把临床试验的收获与实验室研究结合在一起,继续开发新的治疗方法。” “在如何使用这种药物为患者带来最大获益这方面,我们已经先人一步。”


该临床试验的结果也将在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2020线上大会上发表。


此项研究由生产sotorasib的公司安进(Amgen)资助。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基金编号P30 CA006927、1R01CA23074501和1R01CA23026701A1),Pew 慈善信托基金和Damon Runyon 癌症研究基金会也提供了部分支持。


李医生曾担任安进(Amgen),基因泰克(Genentech),勃林格殷格翰(Boehringer Ingelheim),礼来(Lilly),Guardant Health,恒瑞医药(Hengrui Therapeutics),Mersana Therapeutics和赛默飞世尔科技(Thermo Fisher Scientific)的顾问,他还获得了安进,基因泰克,阿斯利康,第一三共株式会社,礼来,Illumina,GRAIL,Guardant Health,恒瑞医药,MORE Health和BioMed Valley Discoverys的研究资助。他是MSK两项机构专利的发明人,也在Karger出版社拥有作者专利权。Rosen博士是百济神州,MAPCure,阿斯利康,Tarveda,Ribon,Chugai和再鼎医药的科学顾问委员会成员,也是勃林格殷格翰公司的顾问。他获得了Chugai和勃林格殷格翰公司的商业研究资助,并拥有Kura,百济神州,Zai Labs,Fortress和Ribon的部分专利和权益。Lito 博士是MSK两项机构专利的发明人,并获得了安进,Mirati Therapeutics,Revolution Medicines的研究资助。他没有收到任何公司的酬金、咨询费、股票期权或旅费报销资助。


原文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B-ueSGw6RX2d8BTu0IAjrQ


编者按: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SK斯隆)是盛诺一家官方签约合作医院,如果您希望了解这一药物或疗法是否适合患者,请扫描下面二维码联系我们,我们可以尽快帮助患者和国外权威医院专家进行远程咨询,需要时患者和家属可以尽快前往国外接受治疗。


微信图片_20201026095646.jpg

请在备注中输入口令:10273


盛诺一家只做一件事情,就是救命。只要人类还有办法,不论是新上市的特效药物、还是前沿的设备,不论是在美国哈佛,还是英国、德国、日本著名医院,我们都会快速帮助患者找到,都会两周内帮助患者快速和全球专家视频咨询,或者直接飞到发达国家进行治疗。我们每年服务上千位癌症等重病患者,其中很多患者因此重获新生。

微信图片_20201026095649.png

盛诺一家

盛诺一家是与多家国外优质医院建立官方合作的转诊机构,已经与包括美国梅奥诊所、克利夫兰医学中心、MD安德森癌症中心、波士顿儿童医院、英国惠灵顿医院、德国海德堡大学附属医学院、日本癌研有明医院等在内的20家知名医院建立了官方合作关系,愿为所有中国的患者提供全面、知名、可靠的海外就医服务为患者赢得生机和希望。

386

0

400-855-7089

免费咨询:400-855-7089

联系医学顾问

盛诺一家医学顾问会尽快与您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