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案例

癌症晚期、误切肿瘤、全身扩散…我凭什么挺过癌后八年?

化名:未知  年龄:50   病症:子宫癌 就诊医院:皇家马斯登癌症中心

什么是【英雄日记】?每一个不屈的生命,都是英雄。2018年,我们将讲述100个与重大疾病抗争的真实故事,本文是第026个。

40余次化疗、能装满一个拉杆箱的病历,我今年五十出头,却有八年时间与癌魔并行。八年时间,肿瘤已经从我的身体内部,蔓延到肉眼可见的头部、面部,它让我身体虚弱、病痛缠身,却始终不能动摇我与命运抗争的恒心。因为,在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信念:我是一名母亲,我要给孩子们一个完整的家。

伦敦,我的希望之地

走上手术台才明白,什么叫“我为鱼肉”

我是一名中学老师,毕生精力都献给了我的事业和学生们,家庭富足和睦,一子一女,父慈子孝,此生我已知足。那一年,我刚刚退休准备好好休息,却忽略了身体给我的警告。

在绝经后我开始出现间断性出血,我一直都认为是绝经后的正常反应,就没有在意,症状大概持续了一年。上大学的女儿放假回家觉得不太对劲儿,劝我赶紧去医院检查。谁知道,当我去取检查报告的时候,却看到了几个刺骨扎心的字:子宫内膜腺癌,II-III级。

癌症的突发就像一记闷棍,我们全家人都懵了,我们甚至来不及抱头痛哭,就在医生的安排下住院、检查、安排手术。两天后,当我躺在陌生的手术台上时,我才真正意识到原来自己真的得了癌症。在医生们眼里,我的手术似乎已经迫在眉睫,就这样,不容我多想,手术已经做完了。

醒来后,儿子告诉我手术很顺利。6个多小时的手术,我的双侧子宫和附件、大网膜、盆腔淋巴结、阑尾都切除了,“切得干净,也许癌细胞就清没了”。我这样安慰自己。

然而短短几天后,一个坏消息到来:我在手术前做的胸部X线检查回示,肺部发现了可疑的转移瘤,这就是说在手术前我可能已经出现了肺转移......

顿时,我心乱如麻。不该做的手术做了,不该受的罪受了。得知患癌已经足够不幸,这个结果无疑让我们一家人的心情雪上加霜。

手术后已经半年,我的双腿仍旧肿胀难受,医生从盆腔抽取了近3000ml的积液才稍稍缓解,腹痛、出血等术后病发症一直反反复复出现,医生说这是术后的正常反应,并没有什么对症处理,很多时候,我只能虚弱地躺在床上,默默地承受这些痛苦。

生病让我有足够的时间思考。我总是在想如果当时我保持理智,坚持诊断明确后再进行治疗,那么,我是不是就不用接受这个手术、不受这些罪?但是一切都已经改变不了了,走上手术台后才知道什么叫“我为鱼肉”,术后我按照医生安排开始了八个周期的多西他赛+卡铂化疗。

一家人的肿瘤“拉锯战”

患癌后,我们家庭的重心完全改变了,以前是我围着爱人、孩子转,现在是他们围着我转。老伴为了保证我的营养摄入,专门上网学习癌症患者的营养食谱,一日三餐变着花样给我做饭。儿子减少了工作量,陪着我治疗、复查、查询最新的医学资讯,女儿也一有空家就回家陪我散步、逗我开心。我们一家人仿佛一下子更加密不可分,彼此依赖、相互守护,我终于意识到家人是如此需要我,为了他们,我也不能轻言放弃。

然而老天对我们考验还远远没有结束,术后两年,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还是出现了,癌症复发了。复查PET-CT检查提示,我的髂骨等身体多处骨骼、双肺都出现了新的病灶。从此,我开始了和肿瘤漫长的“拉锯战”。

四年时间,我循环往复在治疗、缓解、再治疗、再缓解的过程中。30多次的化疗,我记不清挂了多少袋药水,打了多少针,血管因为长时间的输液变脆变薄,恶心、乏力、发热畏寒等副作用早已经司空见惯。但幸好,有孝顺的儿女还有爱人陪伴,我咬着牙坚强地走过来了。

肿瘤全身扩散,我却找不到“病根儿”

时间来到2017年5月,癌细胞再次潮水般凶猛地袭来,这一次,可怕的肿瘤从身体内部蔓延到外部,我的头皮、额头上出现了几个大小不等的包块,乳腺、肺部也发现了新增肿块。

这是癌细胞扩散的标志,和癌症打了这么多年交道,我知道恐慌、焦虑都无济于事,我必须尽我较大的努力扼住癌症蔓延的脚步。

当务之急是要先搞清这些包块究竟从何而来?它们是转移病灶,还是另一种新的癌症出现?家人陪着我来到北京等地大医院进行病理会诊,而这些医院给出的结论却让我更加不知所措:A医院说这些肿块是子宫内膜癌的转移灶,B医院说乳腺上的肿块是新生原发灶,C医院确定认为是转移灶,但却无法判断是从哪儿转移的…

我们又找到一家知名医院的乳腺科主任,他看了一眼检查报告就让我立刻手术,这个场景让我想起了5年前的手术。

现在癌症已经全身扩散,即使我切除乳腺的肿块,那其它病灶怎么处理?如果手术,身体抵抗力必然下降,我又拿什么来对抗全身的癌细胞扩散?当晚,我们全家人商量到很晚,孩子们劝我再也不能草率手术了,这次一定要谨慎治疗。

肺部不断增大的肿瘤,让我呼吸困难、产生剧烈咳嗽,我休息不好,身体更加虚弱。多年的努力,在国内我们能用的方法都用尽了,我已经不再抱有任何希望。

遥远的英伦,是否能让我重拾信心?

儿子因为工作原因常年往返英国,从生病开始,他就一直关注英美的癌症治疗。他的英国朋友向他推荐了一家英国癌症医院,据说这是享誉欧洲的肿瘤治疗中心,世界癌症治疗领域的权威。

儿子通过网上查询,找到了这家英国医院在中国的合作转诊机构盛诺一家,他们又根据我的病情,为我推荐了四位权威的肿瘤专家。经过我们一家人的深思熟虑之后,我们最终决定去英国看病,前后不到三周的时间,我在老伴、儿子的陪伴下来到英国伦敦。

我就诊的英国医院

伦敦切尔西区,是这家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古老的医院的所在地,而医院内的设施与医院的外表呈现出强烈的反差。医院外观很古朴,内部设施却非常的现代化和人性化。盛诺一家伦敦当地的陪同人员向我介绍,威廉王子和已故的戴安娜王妃,是这家医院的两届名誉院长,很多英国乃至欧洲的政要都曾经到这家医院来就医。

我坐在轮椅上,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英国医生到底会怎样判断我的病情,抗癌七年多了,这次我还能不能打个“翻身仗”?我的内心忐忑不安。

1.该不该手术?

在国际部完成注册,我很快就见到了首诊医Susan,一位礼貌友好的英国白人女士。

在和我详细回顾了病情之后,Susan坦诚地对我说:“目前,你的情况比较复杂,你的乳腺、双肺、骨骼、头部都出现了可疑病灶,我们需要重新进行病理检测和一系列检查,来判断你下一步治疗方案。”

“那我还需要进行乳腺手术吗?”这是国内医生给我的建议。

Susan说,“暂时不建议手术,目前诊断还不明确,并不建议只做乳房手术的。我会在每周的team meetting中跟其他科的专家一起讨论你的病例,最终确定治疗方案。”

然后Susan给我进行了体检,安排我先做一个血象和CT检查。

2.复杂的病理结果

一周后,我等来了我的病理检查结果。正如Susan所言,我目前的状态确实比较复杂,但是可以明确的三点是:一、头部和乳腺的肿瘤是同一种类型;二、这两处的病灶并不是子宫内膜癌的转移灶;三、乳腺中的肿瘤不是典型的乳腺癌。

尽管诊断没有明确头部和乳腺肿瘤的具体来源,但是可以证明,目前乳腺的确不适合手术,我当时的坚持是正确的。

3.我要生活,我不要存在

在英国医疗中有一句话颇为流行“我要生活,我不要存在”,这足以证明在英国人眼中生活质量是多么的重要。因此,Susan帮我解决的#1个问题就是缓解我的咳嗽、气短症状。

Susan认为现在肺部症状很严重,她帮我预约了肺科专家、呼吸科专家并安排我做肺部病理活检。

肺科专家、呼吸科专家给我开了几种应对症状的止咳药、气雾剂等,还建议我喝咱们中国人常喝的柠檬蜂蜜水缓解症状。

与此同时,Susan和医生团队为我制定了治疗方案:化疗(卡铂加紫衫醇小剂量)之后观察疗效。

4.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英国医生似乎深谙这个道理。

我的左侧、右侧额头上的包块已经越来越大,肿痛难忍。Susan帮我约了放疗科专家,看看头部的肿瘤有没有必要放疗进行控制,随后抽血做了心电图。

放疗医生帮我制定了详细的放疗方案,只一次放疗之后,我额头上的包已经不疼了。随着化疗的同时开展,这些头上的包慢慢变小,逐渐消失,这是让我最惊喜的变化。

5.一次化疗不到三小时

这是我的第七次化疗,中午13:00开始,下午15:40结束,你能想象吗?在国内时我要在床上整整躺上一天。

化疗时,我出现了一些消化道不适反应,腋窝和乳房胀痛,Susan和化疗科医生严密监测着我的变化,再确定这些症状都是化疗的副反应之后,帮我制定了一系列应对方案。为我约见了乳腺科专家,以减缓乳房的不适。口腔溃疡时更换漱口水,并配合凝胶缓解疼痛。针对食欲略差,体重有所下降,护士已安排膳食科医生会诊。

有Susan和整个治疗团队的协助,我顺利克服了治疗中出现的所有问题,结束了#1个周期的化疗,化疗科医生说我状态良好,食欲、睡眠及额头肿块都改善。

这一天,结束#1个周期的化疗,我又Susan见面了。她给我带来了好消息,“CT报告显示,你体内肿瘤没有再继续增长和增加,有些还在缩小!这说明治疗有效,我们只需要继续治疗,后期你会有更多的改善。”

我不是癌症患者,我是抗癌者!

就在半年前,我带着肿瘤全身扩散的病弱之躯来到伦敦,而现在,我已经能和老伴一起去公园散步了,我很庆幸,我做了正确的选择和判断,再次获得了重生。

曾经,因为癌症焦虑过、绝望过,而现在我仍然感谢命运,感谢在我曲折人生中一直守护在我身边的亲人,感谢自己在关键的时候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真应了那句话:如果有人能将你从死神手中拉回来,那个人一定是你自己!

抗癌八年,我知道我不仅仅是一个癌症患者,同时,我更是抗癌者!在起起伏伏的抗癌路上,让我们共勉。


400-855-7089

免费咨询:400-855-7089

联系医学顾问

盛诺一家医学顾问会尽快与您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