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晚期癌症的我在英国,找到了治愈癌症的希望和做病人的尊严!

化名:作者自己   年龄:36   病症: 乳腺癌

导 读  


记得一位从医30年的肿瘤医生在自己患癌后曾感慨:“只有成为癌症病人才能体会到什么叫万般无助,我为鱼肉,毫无尊严…”


突如其来的癌症夺走了我的健康、一侧乳房和正常生活,但即使这样,我仍然渴望活得更久、更有尊严!


我是一位80后的年轻妈妈,性格一向大大咧咧,家族中也没有癌症病史,对于我得乳腺癌这事,身边朋友们都直呼“不可能”。


去年夏天,我无意中发现了自己左乳中的肿块,当地医生说有的可能是癌,第二天我就飞到上海一家肿瘤专科医院去检查。


都说癌症病人不仅身体要承受考验,精神也饱受压力,这次我算是真正体会到了。


“你已经是晚期了…”


医院里人满为患,我拿着报告单战战兢兢地等着医生评判我的病情,可在不到一臂的距离之外,却有不下三波病人和家属“围观”。


生病本来是极度隐私的话题,更何况是癌症。这种众目睽睽之下等待“宣判”的感觉实在太不好受。


“已经是晚期了,没有床位,再等一段时间。”

晚期癌症的我在英国,找到了治愈癌症的希望和做病人的尊严!.jpg


顿时,我就像被一瓢凉水从头灌到脚。走出医生诊室,我大哭了一场。


回到家我和爱人商量,国内医疗环境我们没办法改变,但国外有更多的药、医疗更先进、服务更好,当时就有了要到国外治疗的打算。


我们的目的很明确:尽一切可能降低复发概率。



一边化疗,一边血尿


家人对我出国治疗的想法非常支持,在等待出国的这段时间,我必须先开始治疗,毕竟病情不等人。


因为腋窝淋巴结活检发现癌细胞已经转移了,医生给出的方案是先做依西美坦化疗,之后根据情况再定能否手术。


可谁知,化疗期间我却出现了血尿,化疗药伤到了我的肾脏,医生让我先到综合医院看肾病,治疗只能被迫被搁置了。




 晚期癌症的我在英国,找到了治愈癌症的希望和做病人的尊严!1.jpg


我感到前路迷茫,下一步该怎么办?


在肾病科挂了两周药水之后,我的英国医疗签证办下来了。


我和家人要出国治疗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这次我预约的是英国一家历史悠久的癌症专科医院,它是世界三大癌症中心之一,地点在伦敦。


听盛诺一家的顾问介绍,用于癌症内分泌治疗的他莫昔芬、铂类药物中的卡铂都是在这家医院诞生的,在乳腺癌的遗传学方面也颇有研究,患病之后,我曾十分担心孩子未来的健康问题,搞清我的遗传风险也是我去英国治疗的目的之一。


“你是可以治愈的!”


2018年中秋节这天,我落地伦敦。稍事休整,我就在陪同翻译的带领下去见我的英国医生。


医院坐落在伦敦切尔西区,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医院门脸并不大,看上去像一个古老的私家别墅,但走进去却向进了迷宫一样,原来内部很大。


晚期癌症的我在英国,找到了治愈癌症的希望和做病人的尊严!2.jpg

我就诊的英国医院

晚期癌症的我在英国,找到了治愈癌症的希望和做病人的尊严!3.jpg

医院的咖啡和饼干免费提供



医院内部设施却很规范、现代化,没有来苏水的味道,医院中飘满咖啡的清香。由于是预约制,病人并不多,看病都是一对一服务。


刚刚踏进医生诊室,一位年纪在50岁上下的英国男医生起身和我握手,他是我的首诊医生,也是乳腺内科专家,我叫他Q医生。


Q医生非常有亲和力,知道我英文不好,开玩笑跟我说“你的T恤很漂亮啊”,我紧张的心情马上放松了。


对于下一步治疗方案,Q医生的建议和国内有些不一样,国内医生让我先化疗,再看有没有手术机会,而英国医生认为我是可以手术的,但需要先确诊再决定手术方案。


Q医生就像一个“指挥官”,指挥着他身后的治疗团队配合我治疗:


?预约了外科手术专家,制定手术方案;


?预约放疗科医生,制定放疗计划;


?根据手术活检结果看还需要不需要其他内分泌治疗;


?针对血尿问题,做抽血和尿检看看有没有尿路感染。


近一个小时的长谈,Q医生介绍的非常细致,最后我问他:“我的预后情况怎么样?”


Q医生笑着对我说:“你的病情很乐观,后期要做的放化疗不是因为你的病有多严重,而是要将你的复发率减为零,你的病是可以治愈的!”


从“癌症晚期”到可以治愈,我瞬间觉得自己又看到了希望。


乳腺癌手术当天可以出院!


接下就是决定我的手术到底怎么做?


我约见了乳腺外科手术专家G医生,他说:我的肿瘤下面发现了钙化斑块,活检确定是肿瘤组织,这说明肿瘤不是一个局限的病灶,建议我进行乳腺全切,在放疗之后也可以考虑乳房重建。


我想这是每个女性患者都要面对的问题,我最终选择了全切手术,因为我还要面临长期的内分泌治疗,必须在两难之间做出取舍,对我来说保命更重要,能陪伴孩子长大更重要!


晚期癌症的我在英国,找到了治愈癌症的希望和做病人的尊严!4.jpg

我就诊的英国医院


2周后,我进行了乳腺癌根治术+广泛淋巴结清扫术。一条刀口从左乳延伸至腋下,只有轻微的痛感,伤疤用一个手指粗细的胶布贴住,护士说第二天就可以拆掉胶布和引流管。


让我吃惊的是,这么大的手术,上海也要住院三天,在英国手术当天就可以出院,在我的“强烈要求”之下,我留院观察了一晚,头一天下午五点手术,第二天不到十二点就出院了。


和国内的病友聊天,她们也吃惊于我的恢复速度。我想英国在手术技术,术后护理方面还是有很大优势的。


照顾病人的艺术


到第二天早上查房,我的手术医生G医生来看我,也许是知道我刚刚手术完,怕我心里有落差,这个马兰西亚人突然对冒出一句中文:“你好吗?”


我正在吃惊,他接着说:“你的手术是我认为很成功的,回去之后,你也可以洗澡,用吹风机吹干就可以了。”


还有什么比这更温暖、更给力量的问候呢,我感到自己作为病人是如此被重视、被尊重,没想到,这份尊重来自遥远的异国他乡。


在这家英国医院,照顾病人就像一门艺术,医生护士都态度亲和,看病过程很轻松,他们注重患者的感受,尽力减少患者的病痛。


在取活检时,护士会一直为我按压着伤口,直至不出血了,再进行清理,然后放上敷料,缠上弹力绷带。处理完成后再做详细嘱咐,而不是简单交代方法后让家属去做。


因为进行了淋巴结清扫,我有小概率出现淋巴水肿,医院就安排了理疗师指导我做专门的康复训练,还有演示图册帮助理解。术后我几乎没有发生水肿,手臂活动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向最后的胜利迈进!


手术后回国休养了一个月,我又来到英国进行化疗,紫杉醇方案,每次化疗大约三个小时,在门诊完成,医院还为化疗病人准备了午餐。和国内不同的是,我并没有装PICC管,在皮下就完成了注射,日常活动和洗澡完全不受影响。


为期12次的化疗中,除了轻微的呕吐,几乎和正常人无异,肾功能也正常,治疗之余,我还饱览了伦敦的风土人情。


现在,我马上要开始最后一步放疗了。放疗科医生说,化疗结束后3周我就可以开始放疗,15次以后,我就可以踏踏实实回国了,后面只需要在服用内分泌治疗药物。


关于我担心的“病人是否会遗传给孩子的问题”,英国专家也给解答,由于我没有乳腺癌家族史,做基因检测阴性的概率会很高,我只需要在孩子18岁以后密切关注,这让我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了。


后记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在患病后,我深刻体会了这句话的含义,只要想到我的孩子、我的家人,我就觉得没有什么抗不过去的坎儿。


初患癌时,我也曾崩溃大哭过,但现在,我正努力朝着“治愈”的目标迈进。


如果让我用一个词来形容英国的治疗经历,那就是——舒心。


原来癌症的世界里并不只有疼痛、沮丧和绝望,更有温暖、希望、包容和尊严!



范蒙


盛诺一家高级医学顾问

昆明医科大学临床肿瘤学硕士

美国联盟医疗体系(PHS)转诊资质认证

在三甲医院从事临床工作5年

专业知识深厚,服务细心

转诊了多位国内外患者到海外知名医院接受诊疗


相关资讯 查看更多
{{item.title}}
联系医学顾问 盛诺一家医学顾问会尽快与您联系
获取验证码
提交
首页 合作医院
免费咨询
服务案例 关于我们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