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案例

它是令人色变的“中国癌”,如今,它已不再“无药可医”!

化名:L先生  年龄:67   病症:肝癌 就诊医院: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

据2018年发布的《中国肝癌大数据报告》显示,原发性肝癌全球每年新发病例85.4万,中国46.6万,约占全球的55%,这意味着,全球新发肝癌一半在中国,有人称它为“中国特色癌”。


传统认为,肝癌的治疗药物很少,主要就是十年前批准的靶向多吉美。不过,这几年,肝癌迎来了多个重磅新药,这意味着,更多肝癌患者不再“无药可医”!

它是令人色变的“中国癌”,如今,它已不再“无药可医”!1.jpg


案例回顾


患者:L先生


年龄:67岁


国内治疗情况:肝脏中分化肝细胞癌,右肾上腺为转移癌 肝移植术后复发


出国就医时间:2018年1月


它是令人色变的“中国癌”,如今,它已不再“无药可医”!.jpg

 


我曾经对很多人说过,我最敬佩的人就是你——我的父亲。



你今年已经67岁了,从一个普通的农村孩子到国家重点工程的设计师,我不知道你这一生经历了多少坎坷,才成就了你如此顽强、乐观、拼搏的性格。



1000日夜以来,你和晚期肝癌不屈的抗争了整整三年。手术换肝,癌症复发,十公分的大肿瘤、多处转移、一个月暴瘦十几斤…



我们一筹莫展,你还反过来安慰我们:“不要担心,要相信医学,相信一定能治好!”



也许,正是你的坚持和智慧,换来了今天的康复。带着一颗敬畏之心,记录你患病来的点滴,希望给迷途中的病友们一点微光。



有一种癌叫“中国癌”



有统计称,世界上一半的肝癌病人在中国,2018年底,就接连出现歌手臧天朔、相声名家师胜杰因肝癌离世的消息。


为什么中国患肝癌的人这么多,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长期大量饮酒、饮食习惯和病毒细菌感染是直接诱因。


乙肝病毒携带者得肝癌的概率是非携带者的百倍,无法忘记你这些年来和“小三阳”打的交道,却没想癌症到来的那天是如此突然。


那是2016年的新年,远在美国波士顿的我接到了大姐的电话,她早已泣不成声,我交代好妻子好好照顾女儿,买了最近一班的航班回国,却看到你躺在病床上面庞消瘦、蜡黄。



医生向我介绍了你的病情:



肝右叶肝癌伴门静脉主干及右支癌栓形成,右侧肾转移、腹盆腔种植转移,肝硬化,脾大,腹水……



医生说目前的治疗方法就是肝移植。



三周后,你接受了肝移植手术:



经典原位肝脏移植+右肾上腺切除+右疝颈高位结扎+粘连松懈术,病理诊断:肝脏中分化肝细胞癌,右肾上腺为转移癌。而肿瘤直径有10厘米!



从ICU出来以后,你在医生的允许下尝试下地活动。我在你大腿上系上计步器,由护理扶着你,完成每天规定的活动量。你强迫自己多吃、多动、多睡,为的就是早日顺利出院,不给我们添麻烦。



满以为换上新肝,就可以驱除癌魔,过上安稳的日子。但命运注定你要与病痛抗争下去。



肝移植复发病人路在何方?



2017年7月,医生判定你的癌症复发了,医生说在你的肝上已经出现几个大肿瘤了。



肝癌患者进行肝移植术后,一旦复发,抗癌之路将会非常艰难。因为移植术后复发,基本上都是多发、到处转移,仅靠手术,介入、消融、放疗等难以解决问题。



你投入到茫茫的医海之中,查询、搜索、和病友交流,你知道靶向药是目前肝癌肝移植术后复发病人非常重要、有效的治疗方法。


它是令人色变的“中国癌”,如今,它已不再“无药可医”!2.jpg


这是你结合医生的建议,梳理的靶向药治疗要点:


1. 坚持使用正版药:因为正规药物通过规范的临床试验、疗效确切、用药安全。


2. 注重循序渐进:药力强、有效率高的药,耐药后,用药的空间就变小了,不利于与癌长期作战。


3. 要适合自己:有用多吉美几年,稳定地控制着病情;有用瑞戈非尼一年多还不耐药;有用阿西替尼、T药维持一年多有效……总之,适合自己的,才是好的。


在医生的指导下,你开始服用索拉菲尼(多吉美),然而仅仅几个月以后,还是耐药了。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是艰难的选择,当时,国内只能买到多吉美,下一步是否要考虑海外购药?是选择瑞格菲尼,还是口碑更好的乐伐替尼?


此时,腹部疼痛让你彻夜难眠、大量的腹水让你呼吸困难食欲不振,你一个月瘦了十几斤。我们看着眼里,心如刀割…



携父赴美国求生机



肝癌晚期发展速度太快,我能再让你耽误下去,当时决定带你到美国来,因为,虽然肝癌在全球范围内都属于难治性癌症,但美国有更多可选择的药物、有更完善的治疗团队,会帮你在药物选择上给出权威的建议。


它是令人色变的“中国癌”,如今,它已不再“无药可医”!3.jpg



你到达波士顿的第三天,见到了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肝癌专家,你说美国专家很随和,能耐心地听完你的所有问题。在详细了解你的病情后,美国专家建议先穿刺活检,再拍片检查,然后制定治疗方案。



在超声引导下,给腹壁转移实质性肿块做了穿刺活检,病理显示:恶性肿瘤,分化差。



接下来,又做了全身PET-CT,结果显示:肝癌肝移植术后,肝脏多发转移,两肺转移,腹壁恶性转移出现大包块。



病情已经很重了,你坐在轮椅上听着美国医生的诊断。最终,在多学科团队的建议下,美国医生给出的建议是乐伐替尼(Lenvatinib)进行全身性治疗,并与肝动脉化疗栓塞介入手术相结合的治疗方案。



为什么要先使用乐伐替尼?美国医生解释说,在肝癌靶向药的比较中,乐伐替尼的有效率高,副作用小,而有研究显示,亚洲患者和乙肝病毒感染HBV 相关肝癌患者可能更获益于乐伐替尼,无论从客观缓解率、无进展生存期还是总生存期来说都更有优势。



2018年2月5日,你吃下了头一颗乐伐替尼,推荐的剂量是:体重≥60kg,10mg/天;体重<60kg,8mg/天。口服,每日一次。我们都期待着晚期癌症的你能再次挺过难关。



我带你赴美治疗的目的,不单单是为了寻求新药,更为了寻求综合治疗。美国医生一再叮嘱,服用乐伐替尼后,要密切注意尿蛋白、甲状腺、血压等异常状况。果然一周后,你的尿蛋白果然超标,有4个+,我们都焦急万分。



幸亏,美国医生的经验很丰富。他建议暂停你先服用乐伐替尼,查24 小时尿蛋白,当24小时尿蛋白减小到小于1克时,再从低的剂量开始用药。



终于,在美国专家精密的用药帮助下,你度过了难关,从此,靶向治疗还算顺利。



它是令人色变的“中国癌”,如今,它已不再“无药可医”!4.jpg

 


随后,你做了肝介入手术,藉此姑息治疗使肿瘤缩小。


2018年3月20日,这一天是我们一家人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天。


在服用乐伐替尼一个半月后,你的CT复查结果非常好,远超预期:


肺部肿瘤明显大为缩小,几乎都看不见了,腹部大包块肿瘤也基本消失。本来是肝脏肿瘤多发,现在MRI显示只剩下单独一个点,大小如一元硬币。


你得知消息,久违的笑容绽放在嘴角,而我却背着你默默留下激动的眼泪。


在美国专家的建议下,你再次进行了介入治疗,而这也宣告了你实现无瘤生存了!



肝癌治疗新前景: 


振奋人心!国际肝癌治疗领域的突破!


2019年1月14号,美国FDA正式批准卡博替尼用于晚期肝癌患者的二线治疗。


这个消息值得所有肝癌患者庆幸与铭记,随着卡博替尼获批用于肝癌治疗,肝癌患者又增添了一个消灭肝癌的“强力武器”。我们也坚信,肝癌治疗已经告别了“十年止步不前”的低谷,进入了一个高速进步的阶段。


一线治疗方面,乐伐替尼(E7080)强势碾压多吉美,有效率更高,副作用更小;


二线治疗方面,FDA已经批准了瑞戈非尼和PD-1抗体药物Opdivo上市。


此外, FDA还批准了另一种免疫治疗药物Keytruda治疗晚期肝癌(肝细胞癌)患者,适用于之前接受过多吉美(索拉非尼)治疗过的肝细胞癌患者。


2019年5月,肝癌靶向治疗再添一员“大将”, FDA批准雷莫芦单抗(Ramucirumab)作为单药疗法,用于既往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且甲胎蛋白(AFP)≥400ng/ml的肝细胞癌(HCC)患者。



还有一些值得期待的研究正在刷新:



PD-L1抗体Tecentriq(T药)联合贝伐单抗,一线用于肝癌患者取得了历史性的65%的有效率。目前,该疗法获得了美国FDA突破性疗法认定。


我们有理由相信,肝癌患者“无药可医”的现状将被改写,期待着更多药物给更多中国肝癌患者带来新生。



参考资料(可上下滑动查看) 

https://www.fda.gov/drugs/resources-information-approved-drugs/fda-approves-ramucirumab-hepatocellular-carcinoma


https://www.roche.com/media/releases/med-cor-2018-07-18.htm


《Pembrolizumab治疗晚期肝癌:KEYNOTE-224试验数据更新》https://www.ascopost.com/News/58466


《2018年胃肠道肿瘤研讨会:KEYNOTE-224试验:Pembrolizumab治疗经索拉非尼治疗后的晚期肝癌患者的研究》


https://ascopubs.org/doi/abs/10.1200/JCO.2018.36.15_suppl.4020)


400-855-7089

免费咨询:400-855-7089

联系医学顾问

盛诺一家医学顾问会尽快与您联系